1. 软餐首页
  2. 业界

哈啰顺风车出师不利?人车匹配难 单多车少

记者? 陈维城? 实习生? 程子姣? 王浩然

在滴滴顺风车停摆,高德下线顺风车业务,嘀嗒暂停顺风车“午夜场”的当口,由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成长起来的哈啰出行,开始上线运营顺风车业务。

2 月 22 日,哈啰出行宣布,在全国 300 多个城市上线运营顺风车业务,乘客可通过更新后的哈啰出行 APP 或支付宝哈啰出行小程序预约顺风车服务。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哈啰此时布局顺风车,一方面是想在顺风车的空窗期尽可能多地占领市场,另一方面也是扩展自己的出行版图。

在顺风车业务尚未走出争议的背景下,哈啰的愿望能否实现,顺风车业务又能给哈啰带来哪些故事?新京报记者近日通过对顺风车部分车主和用户的调查发现,目前哈啰顺风车平台上“单多”车少,多数车主开顺风车只为补贴油费;用户则认为,哈啰顺风车并不是特别优惠。

尴尬:行程匹配度较低

热身两个月的哈啰顺风车 2 月 22 日在北京开城接单了。

“我下午两点计划从中国石油大学昌平校区打车到市区,用哈啰顺风车下单,只显示了两个顺路车主,一个早于我的出发时间,另一个则是晚上七点。”米西(化名)22 日尝试使用哈啰顺风车,体验不是很好。

米西介绍,发现学校附近没有顺路车辆后,她试图将出发地改为热门商区五道口,“五道口车多人多,我准备坐地铁到那里再打顺风车。五道口附近有 8 个顺路车主,我邀请了 4 个,但等到五点都没有人接单”。

23 日下午一点,新京报记者用哈啰出行 APP 预约下午四点半从广渠门外地铁站到北京工业大学的顺风车。平台显示,共 10 位顺路车主,与记者行程匹配度最高仅为 52%,车主多为跨城行程,目的地或出发地多在京郊。到下午四点,未匹配成功。

哈啰出行 APP 提示,市内出行要想更容易打到顺风车,可以提前一天发布订单、主动邀请司机、给司机增加感谢费和定位在商区等方便停车和找到位置的地方。记者按照提示的做法主动邀请司机、给司机增加感谢费、定位在商区,也未成功打到车。

当日,记者预约次日(2 月 24 日)的行程,却在出行日上午被平台以订单未及时支付为由取消。而在取消前,哈啰出行 APP 未给予下单成功及要求支付的任何提示,APP 上也没有任何记录。

23 日下午一点,记者还预约了一趟下午七点从首都图书馆到十里河公交站的行程,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才有司机王师傅接单。

成功率低成为用户体验哈啰顺风车的第一印象。米西认为,“顺风车需要一个庞大的车主群体,需要一个强大的品牌把车主号召起来,把希望寄托在打不到车的软件上不免耽误出行,还不如用快车服务。”

深圳的杨扬(化名)2 月 23 日使用哈啰顺风车也遭遇“碰壁”,当日他未能成功找到顺路车主。不过,他表示,要是去较远的地方,顺风车价格合适,提前预约、多等一会都可以接受。

新京报记者做了一项随机问卷调查显示,用户“使用顺风车常遭遇哪些不便”的多选题中,“打不到车”占 28.87%,“路线匹配不高、耗时长、车主随意取消订单”占 24.74%。

单价太低车主“不赚钱”?

记者随机问卷调查中,针对“车主开顺风车原因”的多选题,受访者回答“赚钱”的占 49.48%,“交友”占 10.31%。

“我不靠顺风车挣钱,这个也挣不了钱。”刘宝树(化名)是一名顺风车车主,他注册过滴滴顺风车、嘀嗒顺风车、哈啰顺风车,“做顺风车车主只是为了补贴汽油费。”

1 月份,刘宝树从重庆开车到贵阳,哈啰顺风车接了一位乘客,那一单乘客向平台支付了 230 元,他挣了 218 元。“不带人就相当于我亏了 200 多元,但(接单)利润是不存在的。”刘宝树表示,这一路,他支付汽油费 190 元,高速费 260 元,接单相当于找人分担了一部分费用。

分摊路费是多数车主加入顺风车的原因。王师傅也介绍,上下班距离远,跑顺风车可以补贴一点油钱。“我之前没注册过顺风车主,昨天(2 月 22 日)才注册的,这是第一次。”

不过,也有车主认为哈啰顺风车的定价机制不合理,“单价太低,除非十分顺路,不然不值得接。”

有位司机师傅表示,从五棵松到南苑机场 20 多公里,以前用滴滴顺风车车费大概 40 元,同样的路程哈啰顺风车约 37 元,“和滴滴比起来也差不多”。记者从首都图书馆乘哈啰顺风车到十里河公交站附近,全程 2 公里,花费 11.5 元,若使用快车为 13 元。

哈啰出行 APP 显示,北京地区单人乘坐哈啰顺风车,市内打车,3 公里内为起步价 11.5 元,城际打车 3 公里内为起步价 15 元;3-20 公里内,市内里程价为 1.3 元/公里,城际里程价为 1.5 元/公里;20 公里以上,市内里程价为 1.2 元/公里,城际里程价为 0.4 元/公里。

对比之下,嘀嗒出行 APP 显示,北京地区单人乘坐嘀嗒顺风车,3 公里内接送费为 11 元;3-30 公里内,里程价为 1.5 元/公里;30 公里以上,市内的里程价为 1.2 元/公里。

“嘀嗒乘客比较多”,刘宝树表示,以后开顺风车接单可能会优先考虑嘀嗒顺风车。

刚注册了哈啰顺风车车主的张兴(化名)表示,现在乘客数量较少,他还没接到过订单,但他还是会继续尝试。

用户期待更好的顺风车体验

今年春节,在广州工作的林静(化名)第一次乘顺风车回家,“本来买到了 2 月 3 日的动车票,后来又想带猫咪回家,托运麻烦费用也高,顺风车比较合适一些”。于是她退了动车票,在嘀嗒出行约到同一天出发的顺风车。

不少人像林静一样,因为想带宠物或其他物品回家,春节回家选择了顺风车。滴滴早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 年春运期间,有 32 万只宠物跟着主人乘坐跨城顺风车返乡。

以前是顺风车常客,买车后成了顺风车车主的刘宝树认为,相较火车、地铁等其他交通方式,顺风车有一些优势,比如能将乘客直接送到目的地。不过,他也认为,顺风车平台应该给乘客和车主双方提供需求选项,例如是否带小孩和宠物、是否抽烟等。

“如果乘客需要带宠物,而我不愿意接此类订单,平台匹配时自动过滤掉,这样可以减少不必要的沟通。”刘宝树表示,春节期间,他载过一个带猫的乘客返乡,乘客途中将猫从笼中放出,影响他开车。

2018 年,顺风车市场发展发生转折:滴滴顺风车停摆,高德下线顺风车业务,嘀嗒暂停顺风车“午夜场”。2019 年春节前后,顺风车领域正常运营的只有嘀嗒与哈啰,以及一些区域性的平台,如拼客顺风车、一喂顺风车、阿尔法顺风车。但是这些平台活跃度都不高,用户体验普遍不如意。

若要在顺风车领域大展拳脚,产品体验仍是关键。用户王可(化名)曾在社交平台上留言,“请问,除了嘀嗒顺风车还有哪些靠谱的顺风车软件?”

安全问题也是顺风车绕不开的话题。已经跑了三年顺风车的牛力,经历了滴滴顺风车、嘀嗒顺风车再到现在的哈啰。“司机在嘀嗒平台上接单有人脸识别,安全方面有了改进。哈啰还在试运营期,平台还不完善,安全方面则跟嘀嗒类似。”

刘宝树则认为顺风车平台应该增加客服数量,用户反馈的问题平台应及时关注、及时解决,这样才能降低用户的使用风险。

根据极光大数据 2018 年第 4 季度 APP 市场渗透率数据显示,滴滴出行渗透率为 14.7%,嘀嗒出行渗透率为 1.9%,哈啰出行渗透率为 1.6%。哈啰出行入局顺风车行业仍有长路要走。

本文来自 新京报,本文观点不代表软餐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