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民间搜索引擎 “多吉搜索” 已持续关站 100 天

软餐(ruancan.com)获悉,“民间” 中文搜索引擎 “多吉搜索”(Dogedoge)已经关闭 3 个多月。我们写下本文时,恰好整整 100 天。

“多吉搜索” 上线于 2019 年 6 月,背后的开发者是国内知名同性社交应用 blued 的联合创始人蒋雨丞。

2019 年年底,软餐通过《解密多吉(Dogedoge):民间搜索引擎崛起》一文对这个新锐的搜索引擎做了报道,这也是对该搜索引擎最早的公开报道之一。读者可通过这篇文章深入了解。

经过查询,我们了解到 “多吉搜索” 实际关站的时间发生在 2021 年 3 月。

2021 年 3 月 25 日,该网站首页挂出了一副硕大的 “502” 背景图片,除了网页标题栏上标注的 “暂停服务” 四个字,再未留下一句解释。

3 月 25 日关站之前的多吉搜索首页。

目前,该网站已被重定向到了一个无关的新域名,仍然挂出 502 状态码。

我们仍心有不甘。基于对程序员心理的了解,果然,在首页源代码注释中,我们发现了一句隐藏的留言:

多吉搜索架构升级中,恢复时间待定

与此同时,代码中还隐藏了一个 “💊”(药丸)图标,这似乎有所暗示。

多吉搜索将关站原因解释为 “架构升级”。这似乎缺乏足够的说服力——站点升级期间,实在没有必要关闭服务。尤其是彼时多吉搜索已经收获了大量正向的用户口碑。

有没有其他原因?

多吉搜索上线后,创始人蒋雨丞曾在开发者社区 “V2EX” 和用户频繁互动,我们访问了当时的主题帖,希望能有新的发现,但无功而返。蒋雨丞最后一次回复这个帖子,还是在今年的 1 月 20 日,但谈论内容并未涉及关站。

多吉搜索关站后,网络上不乏惋惜的声音。

很多用户称,已将多吉搜索设置为浏览器上的默认搜索引擎,关站十分惋惜。“这么干净没广告的搜索引擎再也找不到了。”

关站前,多吉搜索的 Alexa 排名在 7 万名左右,但根据我们早前的报道,它在 2019 年后就已跨入 1 万名以内。我们认为多吉搜索在关站前的流量十分可观,更远超过 2019 年。

由于 Alexa 排名并不能反映站点的真实流量,这一排名仅能做非常粗略的参考。

至此,我们仍不清楚该搜素引擎关闭的真实原因。

软餐(ruancan.com)同时注意到,在国内某知名问答社区,关于 “多吉搜索” 的不少问答条目似乎已被移除,原因不明。

独家:起底 “生态环境频道 (EETV)”

今天,一个名为 “生态环境频道” 的电视频道火了。

软餐(ruancan.com)在本文尝试披露关于这家机构的更多信息。

震惊” 多家单位周末发声明

26 日,生态环境部发布声明,声明称,近日有机构以 “生态环境频道 (EETV)” 为名,声称由生态环境部支持,开展节目拍摄和制作活动。生态环境部从未与该频道建立过任何形式的联系,希望各地区各部门提高警惕,避免上当受骗,防止造成不必要损失,并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案件线索。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 “频道” 引得部级单位 “震惊”,连夜对外发布声明,足见影响之恶劣。

几乎同时,中国环境出版社、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等单位也发布了类似的声明——这些单位的名义似乎也被 “生态环境频道” 冒用了。


“生态环境频道” 背后的民营企业

那么,“生态环境频道” 是谁?这么响当当的名头(业内称为 “频道呼号”)看起来不简单,有什么来头?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官网公布的 《付费频道名录(截至 2021 年 1 月)》显示,到今年 1 月,国内共有 112 个付费电视频道获准播出,“生态环境频道” 在列。

也就是说,“生态环境频道” 确实通过了广电总局的核准,作为付费频道进入了广播电视网络面向付费公众播出。

但是,以此就能证明 “生态环境频道” 是一家官方媒体吗?

当然不能。

要回答这个问题非常简单。

工信部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显示,“生态环境频道” 官网域名的备案主体是一家名为 “北京盛世辰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的企业。

我们检索这家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看到,“北京盛世辰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是一家由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至此,我们有了答案,“生态环境频道” 背后的经营主体实际上就是这家名为 “北京盛世辰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的私营企业。

此外我们还发现,“生态环境频道” 在其微信公众号的备案主体是另一家名为 “中绿盛世 (北京) 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的企业,这家企业同样是自然人独资公司,这家企业由 “北京盛世辰泽” 出资成立。


自称是 “官方电视媒体”

但是,软餐(ruancan.com)发现,在对外宣传和经营中,“生态环境频道” 似乎刻意 “隐藏” 了其民营企业的背景。

“生态环境频道” 在多个省市开设了所谓 “地区工作站”,这些工作站的工作人员也被冠以 “主任” 或 “副主任” 的 Title,似乎看起它更像一家 “官媒”。而经过软餐查证,这些工作站多为授权合作关系,其负责人多为地方民营传媒公司所有人。

此外这家付费频道还主办了诸如 “2020 中国雄安生态文明论坛” 这种看起来像 “官方活动” 的活动,不一而足。当然,这些活动的性质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

在今天(27 日),“生态环境频道” 对外发布了一份 “声明”,似乎是在回应环境保护部昨晚的声明。就在这则声明中,“生态环境频道” 再次将自己称为 “官方电视媒体”。

在过往的公开消息中,我们还发现 “生态环境频道” 曾在公开活动中使用 “北广传媒生态环境频道” 这一名义。

那么两者究竟是什么关系呢?我们在北京北广传媒数字电视有限公司的官网发现了如下信息:

北京北广传媒数字电视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3 年 7 月,注册资金 7500 万元,是歌华传媒集团旗下的大型国有全资媒体平台,也是立足北京面向全国的大型数字电视节目集成商和频道运营商。公司负责运营北京市属有线数字付费电视频道 11 套,其中包括四海钓鱼、中华特产、生态环境、优优宝贝、车迷、环球旅游等 6 套高、标清全国付费电视频道和爱家购物、京视剧场、动感音乐、置业、弈坛春秋等 5 套高、标清北京地面付费频道,此外还有戏曲和爵士两套数字音频广播。

可以据此判断,“生态环境频道” 是 “挂靠” 在北广传媒的有线数字付费电视网络下,由 “北京盛世辰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家私营企业(或其关联公司)实际制作、经营的一个付费数字电视频道。

请注意,上文中的 “挂靠” 一词并非贬义,它是在国内付费数字电视行业中存在多年的合作经营模式。下文详述。

作为比较,同在北广传媒电视网络中的其他付费频道也多为民营企业主体参与合作运营,例如:

  • 中华特产频道(东方凤 (北京) 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四海钓鱼频道(北京山水视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爱家购物频道(北京惠买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弈坛春秋频道(北京美嘉传媒有限公司)
  • 等等。

毫无疑问,“生态环境频道” 和这些频道的性质相同。

显然,“生态环境频道” 的经营性质决定了它不是 “官方的电视媒体”,更谈不上其标榜的 “全国最具公信力的生态环境信息第一发布平台”。

当然,本文仅谈论该频道的经营性质,它对外是否假借了相关单位的名号,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


应提防电视频道呼号滥用问题

有好奇的读者会问,那么,这些民营企业为什么能经营一家付费的电视频道呢?

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 《付费频道开办、终止和节目设置调整及播出区域、呼号、标识、识别号审批事项服务指南》(编号:27043),对开办付费电视频道的申请主体进行了明确规定。

《指南》规定,仅 “中央、省级、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影视集团(总台)和其他中央广播影视机构及其他拥有节目内容资源独占优势的中央单位” 才可申请付费电视频道。

因此,民营企业要直接申办付费频道显然是行不通的。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只能和体制内的广电机构合作。

而体制内的广电机构,通过授权合作方式,引入第三方市场主体,一同创办付费电视频道,既能解决频道申请落地的问题,又能引入市场化制作和经营资源,为观众提供更加丰富的付费节目,本是一件多方共赢的好事。

但这件事也有两面性,怕就怕在,通过这种方式拿到付费频道经营权的民营企业,滥用(甚至假借)频道/呼号名义,将自己包装为体制内的官方权威媒体,开展名不副实的经营活动。

某些活动甚至可能会波及为其授权的广电播出机构的媒体形象和公信力,这值得有关单位和机构关注。

虎嗅网恢复更新在即:停更原因成谜

自商业资讯网站虎嗅网宣布停止更新至今,即将满 1 个月。

2020 年 12 月 18 日,虎嗅网发出公告,宣布将从当日起停止更新 1 个月。

但时至今日,除了这则简短的公告,这家网站从未对停更一事进一步说明。

上述公告发出后,有媒体认为,虎嗅网停更是因为发布了和当下 “反垄断” 论调相抵触的内容。更具体而言,是标题为《反垄断的同时,要警惕无-垄断可反》的文章。

还有媒体猜测,也可能和该网站在 12 月 18 日当日发布的《阿里会死于什么?》一文有关,这篇文章在发布 1 小时后即被删除。

软餐(ruancan.com)设法找到了这两篇文章的存档,前一篇文章发布于 2020 年 12 月 17 日,从通篇内容看,更像是导致虎嗅停更的导火线。

而后一篇即《阿里会死于什么?》,文章标题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但它的内容只是一篇商业评论,并且是旧文新发。

12 月 11 日,最高决策层会议首次提出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此后的一周,“反垄断” 的声音,不管是在主流媒体,还是民间舆论,都获得了一边倒的支持。

而此时推出这样一篇 “警惕无垄断可反” 的文章,显然和主流舆论相左。

作为一家商业资讯网站,这类内容也偏离了它本身的定位,更超出了它的 “承载能力”。

有一种观点甚至认为,虎嗅网曾获阿里旗下上海云鑫的投资,因此虎嗅通过这篇文章为资本 “鸣不平”。这种猜测似乎经不起推敲。一家民间网站凭一己之力 “迎击” 主流舆论,无异于以卵击石,它不会意识不到后果。

软餐注意到,这次停止更新,并没有网信部门发出的整改公告。

不排除 “停更” 是虎嗅的自发行为——在自我发现问题或被相关部门警示之后,自觉主动停止更新,进行维护。

虎嗅网的创始人是李岷,她是《中国企业家》杂志的前执行总编。2012 年初,她从这家杂志辞职,创办了虎嗅网。

作为从业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对舆论风向拥有高度嗅觉自不必说,出现如此低级错误,显然不太正常。

距离这家网站恢复更新仅剩几天,尚不清楚它会不会在自身内容定位上做出调整。

创办之初的虎嗅网,聚焦创新创业、科技公司和商业评论,一度是成长最快的科技商业媒体。

如今的虎嗅网,内容已开始 “包罗万象”。它似乎已在改变最初的定位,尝试将自己打造为一个类似今日头条的资讯聚合平台,它正在聚合从新周刊、北京商报这样的传统媒体到各类自媒体的内容。


国内民间的 “商业媒体”、“科技媒体” 乃至 “自媒体”,所谓 “媒体” 的名号,都只是从业者 “自封” 的。按照现行法规,民间商业网站并非新闻媒体。但时常有网站忘记自己的 “本分”,最终触碰红线导致严重后果。例如 好奇心日报 和我们更早关注的 梨视频 等。

商业网站的资讯服务,应当首先和主流舆论步调保持一致,审慎地、心无旁骛地聚焦业务、服务读者,才是正道。

变卖后变坏:请删除这款知名浏览器扩展

软餐(ruancan.com)曾在上个月介绍了 Chrome 浏览器上的扩展 The Great Suspender,但现在,The Great Suspender 扩展不再值得推荐,用户应考虑将其删除。

The Great Suspender 是 Chrome 浏览器上的知名扩展程序,在 Google 平台上拥有至少 200 万用户。这款扩展通过挂起后台标签页来帮助 Chrome 浏览器节省内存。它还曾获得谷歌 Chrome 团队的肯定和推荐。

但是,现在有消息显示,The Great Suspender 扩展已被出售给身份不明的接盘者,后者对这款扩展进行的修改,似乎已经使这款扩展变得不安全。

据悉,在 2020 年 6 月,The Great Suspender 的原开发者已将该扩展卖给第三方。

新的所有者接手之后,已将 The Great Suspender 更新到 v7.1.8 版,并向谷歌 Chrome 网上应用店提交了新版本,但并没有将更改发布到 Github。

奇怪的脚本

有开发者分析发现,The Great Suspender 的新版本(v7.1.8)正在调用远程脚本并使用远程跟踪分析,将用户数据发送到未知的服务器。新版本请求了额外的权限,包括操作所有 Web 请求的权限。

软餐(ruancan.com)访问 chrome 网上应用店发现,The Great Suspender 目前仍为正常上架状态,当前的最新版本为 v7.1.9,发布于去年的 11 月 25 日。(下图)

据悉,v7.1.9 版已经移除了被外界质疑的脚本,有媒体猜测,这可能是先前 v.7.1.8 曾被微软的 Edge 扩展商店拒绝,导致开发者被迫进行了更新。

虽然脚本已被移除,但 The Great Suspender v7.1.9 仍在请求额外的权限。

在微软的 Edge 扩展商店,软餐看到,The Great Suspender 同样为上架状态,它于本月 5 日被更新为 v7.1.9。(下图)

有开发者表示,虽然目前还未发现 The Great Suspender 存在具体的恶意行为,但现任所有者对外界的质疑始终保持沉默,这本身就很可疑。

还有开发者对 The Great Suspender 的分析得出了类似的结论。比如在对已删除的 OWA(Open Web Analytics)跟踪脚本的分析,最初这个脚本被认为是一个无害的流量统计跟踪脚本,但后来更深入的分析发现,这个脚本不是 Open Web Analytics,而是另一个试图冒充它的应用程序。

开发者猜测,The Great Suspender 的新的所有人似乎打算等到网上的争议平息,然后通过进一步的修改来颠覆代码。此前,这种 “收购-颠覆” 的模式在 Nano adblock 这样的开源项目中已经出现过。

已经有操盘者专门购买拥有一定用户的浏览器扩展,然后通过半合法或恶意手段(注入广告或将用户数据出售)牟利。这似乎已成为一个产业。

有媒体尝试通过邮件和 The Great Suspender 的现任所有者和原作者联络,但没有获得答复。

建议卸载 The Great Suspender

建议 The Great Suspender 扩展用户卸载这款扩展程序,或使用 The Great Suspender v7.1.6 版,这一版本是由原开发者发布的最新版本。

360 浏览器在对用户的搜索 “截流”?

软餐(ruancan.com)发现,360 极速浏览器似乎在对用户在浏览器内发起的搜索请求进行 “截流”。

我们针对 360 极速浏览器 12.0(12.0.1592.0)的长时间实测发现,当我们通过浏览器顶部的搜索栏执行搜素时,虽然搜索栏默认搜索引擎已被设置为百度,但从搜索框键入的搜索关键词,有不少却被意外强制 “截流” 到了 360 搜索中进行搜索。

这一问题不是必现的,而是偶发,但有着较高的出现概率。

它似乎不像是一个 bug,但也不能据此认为这就是 360 浏览器 “故意为之”。

虽然 360 浏览器近年来份额已大不如前,但其仍有海量的存量用户,这种有意或无意的操作仍能为其搜索引擎带去大量流量。

据软餐(ruancan.com)观察,这一现象出现至少已有两周时间,我们以普通用户的身份向 360 浏览器官方进行了咨询,等得到确切答复时将更新本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