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软餐网独家资讯频道。提供互联网、软件和业界消息独家报道、事件评论和分析等独家内容。

Notepad++作者果然又跳出来了,这次想抵制北京冬奥

2 月 4 日北京冬奥开幕式当天,文本编辑器 Notepad++的开发者侯今吾(Ho Don)失眠了。

他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为 Notepad++炮制了一个所谓「抵制北京冬奥」版本。

侯今吾的技俩绝不是偶然,而是早已蓄谋已久——早在 2021 年 8 月,面对来自互联网上的指责,侯今吾发布了下面这条推文,此人之顽劣可见一斑:

這個殺傷力實在太大了!我誠心地向十一億的中國人道歉。 並將在二零二二年推出 Notepad++「抵制 中國冬季奧運」版本來表示我的歉意。

因连续多年 Notepad++的版本发布中「夹带私货」,植入自己的所谓「政治观点」,侯今吾在软件开发界早已臭名昭著。

  • 2020 年 7 月 16 日,Notepad++ 7.8.9 发布,侯今吾将该版本命名为 “Stand with Hong Kong Edition”,公开支持香港反修例示威。
  • 2019 年 10 月 29 日,Notepad++ 7.8.1 发布,侯今吾将该版本命名为 “Free Uyghur”,声援所谓 “新疆再教育营” 中的维吾尔族人。
  • 2008 年,Notepad++在主页上发出所谓 “抵制北京奥运” 信息。

作为一名来自中国台湾省的软件开发者,侯今吾在软件发版上插入政治符号,借政治话题秀下限、蹭流量、求曝光,这在软件开发界,大概无人能出其右。

只是这招太 Low 太尴尬,但他浑然不觉,甚至还上了瘾。

每次发「纪念版」,此人都感觉重任在肩,使命在身,他认为 Notepad++承担着拯救全人类的重要使命。

面对侯今吾的行径,中国网民给了他想要的关注和回应。

在去年 10 月 29 日 Notepad++所谓 “解放维吾尔” 新版本发布几小时后。Notepad++在 GitHub 的问题跟踪页(Issue)被大量来自中国大陆网友 “出征”,大量批评、斥责如海水般涌入,挤爆了该页面,Notepad++官网也被迫关站。

这又牵出了另一个问题——Notepad++还能用吗?该不该抵制?

有观点认为,Notepad++是一款开源软件,是一款文本/代码编辑工具,即使继续使用,开发者也不会在经济上有直接收益,何况我使用它,并不代表我赞成开发者的政治立场和观点。

毕竟,从鬼子手里夺过的枪,同样可以杀鬼子。

但主张抵制者也有理由——用户的每一次下载和安装,实际上都相当于在某种形式上给软件开发者「投了一票」——无论是在心理上和数据上。此人看到数据涨了,会感觉有用户挺他,气焰会更嚣张,日后的操作可能更恶心。

如果你问我本人的真实想法,我会回答想用就用,能抵制就抵制,都无伤大雅。

理由是他侯今吾连根葱都算不上,实在掀不起一波一澜。其行径可谓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我们在这里讨论他,都有点浪费了各位的时间。

[独家] 奇妙清单团队新作 Superlist 几周内或将内测

视频为 Superlist 品牌图标。

软餐获悉,原奇妙清单(Wunderlist)创始人 Christian Reber 称,正对展示其新作 Superlist(超级清单)感到迫不及待。他透露,Superlist 将完全融合「notes」和「to-do list」,并称过去几周的进展惊人,暗示这款全新的产品即将推出。

同时该团队表示:

  • Superlist 将是跨平台应用程序,采用 Flutter+Dart 技术;
  • 会推出 Windows 版和独立的网页版;
  • 公测仍需数周才会开始

在将 Wunderlist 卖给微软后,Christian Reber 带领原班人马推出了文稿演示软件 Pitch,同时开启了新项目 Superlist,后者是接续 Wunderlist 的新作,Christian Reber 曾对外表示,Superlist 将不仅仅是一个待办事项应用程序,它将同时为个人或团队提供协作支持,同时将保持流畅、快速。

去年 12 月,奇妙清单团队独家回应软餐(ruancan.com),介绍了 Superlist 的开发进展,当时这款产品仍处于项目前期阶段,该团队仍在招聘更多的开发人员和设计师等职位,并着手构建产品原型和 MVP。

网传「屏蔽网址链接问题指导会」消息疑为谣言

软餐获悉,昨天(9 日),一则显示为 “工信部 165 专项 ‘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 的消息截图在互联网上流传,引发关注。消息出处显示为 “雷科技创始人罗超”。

这则未经证实的消息称,相关部门将对【具有外部链接访问功能的即时通讯软件】中的网址链接屏蔽行为进行查处,并称相关企业应在约定时间之前解除针对合法网址链接的屏蔽。

但软餐(ruancan.com)检索发现,未见国内媒体报道上述消息。

我们随后注意到,9 日晚间,罗超通过微博账号发消息对这条消息进行了澄清,他称消息来源来自某自媒体群,他看到后未经确认转发到了几个社群。他表示现在这一消息源存疑,未经任何权威官方媒体确认。已第一时间全平台下架对应内容,并请大家勿继续转发。

软餐在上个月曾报道,工信部官网在 7 月 26 日曾发布消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正式启动为期半年的专项整治行动。会议提及,新一轮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将重点整治恶意屏蔽网址链接和干扰其他企业产品或服务运行等问题,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制其他网址链接的正常访问、实施歧视性屏蔽措施等场景。

[本站评论] 电报创始人飘了?公开鼓吹 “实验室泄露论”

软餐获悉,TG 电报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刚刚在其个人频道发文,表达了对新冠病毒实验室泄露论的看法。

或许是近期 TG 电报的用户增长喜人,让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有点得意忘形,他开始摆出了一副指点江山的架势。

他称,一年前,“认为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想法” 被斥为阴谋论。Facebook、Twitter 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屏蔽了宣传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帖子。但接着他话锋一转,竟然称这一理论 “正在成为病毒起源的主流科学观点”。

这显然荒谬至极。

自去年以来, 中国已两次邀请世卫组织的专家来进行溯源研究,并已经得出 “病毒极不可能” 是由实验室泄露出来的结论。

昨天媒体报道称,一名联署要求调查新冠病毒 “实验室泄漏” 假说公开信的科学家表示,后悔在信上签名,没想到它被用来推广阴谋论。

面对这一事实,帕维尔·杜罗夫成了 “睁眼瞎”,采取了视而不见的态度。

他还十分荒谬地 “炫耀” 称 “Telegram 从不屏蔽讨论实验室泄漏理论的帖子”,原因是 “我们认为我们的角色不是为我们的用户决定他们应该相信什么。”

这就更加荒唐了。

每位用过 Telegram 的用户都知道,由于 Telegram 官方采取的放任自流的平台运营政策,Telegram 已经和 Signal 一样,正日益成为犯罪分子盘踞的温床。在 Telegram 上,遍地充斥着色情、暴力和极端主义群组及内容,但鲜见 Telegram 官方出手干预和管理。

更不要说 “实验室泄漏” 这种抹黑中国的阴谋论了。

我们一直以为, Telegram 迫于资源的紧缺未去干预这些错误信息和虚假谣言,现在创始人此番言论,实在让人大跌眼镜,活生生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任何言论平台或者社交网络,官方的干预、管控、过滤都是必不可少的——自去年以来,谷歌、脸书和推特等科技巨头纷纷加紧了对虚假信息的治理。它们都清楚,遏制虚假信息的传播,是科技公司的本分。

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给出的理由是 “每次版主删除阴谋论的内容,阴谋论都会变得更加强大。审查制度非但没有终结错误的想法,反而往往使打击它们变得更加困难。”

这一观点更加可笑——如果说阴谋论变得更加强大,那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平台未从根本上、源头上彻底地实施管控和审查政策。

精通 “推特治国” 的特朗普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在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被封禁之前,毫不夸张的说,整个西方世界都被他的疯狂言论搅得乌烟瘴气,他的言论加剧了美国社会的撕裂和对立状态。在推特多次屏蔽、删除举措之后,最终将其账户永久封禁

从此,世界都安宁了。

现在,推特上还有特朗普的疯言疯语吗?何来的 “阴谋论越治理越强大” 一说?

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在开发 TG 电报产品上无疑是个天才,但在评价新冠起源这件事上却缺乏逻辑。

如果 Telegram 坚持对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继续放任,未来很可能将面临平台虚假信息、仇恨言论和极端内容的失控,这最终将导致 Telegram 用户的逃离。

民间搜索引擎 “多吉搜索” 已持续关站 100 天

软餐(ruancan.com)获悉,“民间” 中文搜索引擎 “多吉搜索”(Dogedoge)已经关闭 3 个多月。我们写下本文时,恰好整整 100 天。

“多吉搜索” 上线于 2019 年 6 月,背后的开发者是国内知名同性社交应用 blued 的联合创始人蒋雨丞。

2019 年年底,软餐通过《解密多吉(Dogedoge):民间搜索引擎崛起》一文对这个新锐的搜索引擎做了报道,这也是对该搜索引擎最早的公开报道之一。读者可通过这篇文章深入了解。

经过查询,我们了解到 “多吉搜索” 实际关站的时间发生在 2021 年 3 月。

2021 年 3 月 25 日,该网站首页挂出了一副硕大的 “502” 背景图片,除了网页标题栏上标注的 “暂停服务” 四个字,再未留下一句解释。

3 月 25 日关站之前的多吉搜索首页。

目前,该网站已被重定向到了一个无关的新域名,仍然挂出 502 状态码。

我们仍心有不甘。基于对程序员心理的了解,果然,在首页源代码注释中,我们发现了一句隐藏的留言:

多吉搜索架构升级中,恢复时间待定

与此同时,代码中还隐藏了一个 “💊”(药丸)图标,这似乎有所暗示。

多吉搜索将关站原因解释为 “架构升级”。这似乎缺乏足够的说服力——站点升级期间,实在没有必要关闭服务。尤其是彼时多吉搜索已经收获了大量正向的用户口碑。

有没有其他原因?

多吉搜索上线后,创始人蒋雨丞曾在开发者社区 “V2EX” 和用户频繁互动,我们访问了当时的主题帖,希望能有新的发现,但无功而返。蒋雨丞最后一次回复这个帖子,还是在今年的 1 月 20 日,但谈论内容并未涉及关站。

多吉搜索关站后,网络上不乏惋惜的声音。

很多用户称,已将多吉搜索设置为浏览器上的默认搜索引擎,关站十分惋惜。“这么干净没广告的搜索引擎再也找不到了。”

关站前,多吉搜索的 Alexa 排名在 7 万名左右,但根据我们早前的报道,它在 2019 年后就已跨入 1 万名以内。我们认为多吉搜索在关站前的流量十分可观,更远超过 2019 年。

由于 Alexa 排名并不能反映站点的真实流量,这一排名仅能做非常粗略的参考。

至此,我们仍不清楚该搜素引擎关闭的真实原因。

软餐(ruancan.com)同时注意到,在国内某知名问答社区,关于 “多吉搜索” 的不少问答条目似乎已被移除,原因不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