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业界/评论

官媒评多闪/马桶MT/聊天宝上线:“围剿”微信?

软餐(ruancan.com)获悉,新京报今日刊文,对近日多款社交应用产品发布一事评论,原文或新华网转载。以下是原文。

(原文标题:张一鸣王欣罗永浩的“挑战者联盟”,能“围剿”微信?)

再过5天,曾经那个象征“新潮”“好玩儿”的微信(WeChat),将迎来8岁的生日。8年来,“加个微信吧”成了人们常挂在嘴边的短语。8年来这款新潮的聊天工具成功取代短信成为居家工作必备,一会儿不看可能会感到焦虑。

过往几年时间,社交领域只有两类产品——微信和渴望成为微信的产品。超过10亿的月活跃用户,让微信成为国内社交领域当之无愧的霸主。

社交霸主地位不是生来就有的,自它诞生之日起便遭到诸多对手的挑战,小米科技的米聊,网易的易信,阿里的来往,还有陌陌和飞信。然而,几年下来,微信一家独大,其他的则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微信独大久矣,但不是没有人觊觎它的位置。眼下,就发生了一场剑拔弩张的紧张时刻。

1月15日,“微信之父”张小龙在广州发表完长达四小时的演讲之后仅6天,张一鸣的字节跳动、罗永浩的快如科技,以及原快播创始人王欣的云歌人工智能,在同一天发布了自己的社交应用程序——多闪、聊天宝和马桶MT。

这次三大“门派”仿佛是提前商量好的,同一天发布社交产品,着实耐人寻味。就现状而言,三款社交产品都有自己的杀手锏,它们谁最有可能撼动微信地位,社交“王国”格局如何演变,现在言之尚早。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得用户者得天下”这句话在社交领域最适用。

沙场点兵,三款社交产品同日齐发

张一鸣终于出手了。

一直以来,字节跳动,也就是更名前的今日头条,都被视为腾讯最大的潜在竞争对手,其与社交布局有关的一举一动也最受关注。

1月15日,在社交产品发布会前,字节跳动对这一项目的保密,吊足了市场的胃口,以至于发布会前一晚,这一产品的定位和名称都没有流出。发布会当天,会场几近爆满,现场不乏行业分析师、投资人、产业链相关人士。

发布会上,抖音总裁张楠宣布推出首款社交产品“多闪”,定位“短视频+社交”,并将以独立应用程序的形式运营。这意味着头条系踏进了社交领域。

今日头条CEO陈林在现场称,“社交肯定是我们的重点,我在微头条上说自己对社交有想法,这(多闪)只是一个想法,春节后可能还有另一个想法”。这或许暗示字节跳动未来还将在社交领域有大动作。

同一天,王欣的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登场亮相。

马桶MT因王欣的身份而备受期待。一方面,这是他在出狱后的回归之作,大批希望“还快播一个会员”的网友对此热烈欢迎;另一方面,骨子里流淌着“产品经理”血液的王欣,希望借此新作再次证明自己。

在王欣眼中,马桶MT只是熟人匿名社交中的一个狭缝,打听消息亦是一个相对低频的场景功能,“机会就在狭缝里,狭缝中往往能够看到更大的一片天地。”在王欣看来,匿名社交是刚需,而且是一个已经被证明有需求的市场,但一直没有见到有产品做得很好,因此他决定下场参赛。

如果说马桶MT是王欣东山再起的武器,那么子弹短信的更新可能就会是罗永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去年8月,子弹短信一经推出,便在App Store免费排行榜蹿升到榜首的位置。罗永浩也高调宣布快如科技在短短6天时间内,就得到51家VC和7家科技巨头的战略投资部的关注。如今,子弹短信已经跌出App Store免费排行榜前200。

在增加一些新功能后,子弹短信已升级为“聊天宝”。记者通过内测版留意到,聊天宝主打“聊天赚钱”,其模式与趣头条有一定相似,即通过网赚的形式增加用户黏性。此外,聊天宝还有电商业务,该业务目前由拼多多提供。

微信不淡定了?

在1月15日抖音的发布会现场,观众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扫描多闪二维码链接时,页面显示“已停止访问该网页”。记者体验发现,现场使用手机系统自带的扫码功能,或其他软件的扫码功能可以正常登录网页,并下载“多闪”内测版。

新京报记者就此向腾讯方面求证,对方并未以官方口径作出回复。

在多闪之前,“马桶MT”的下载页面也无法使用微信打开。

1月14日晚,王欣在朋友圈表示,马桶MT的域名无法在微信中打开,其后他向记者确认,微信已经屏蔽马桶MT所有域名的分享功能。截至发稿时,微信仍不能打开马桶MT的域名。

经记者实测,腾讯大王卡的用户无法通过短信邀请好友加入马桶MT,亦无法收到其他好友的邀请短信。王欣表示,之前从未发生过类似情况。

微信方面亦暂未对此作出回应。有微信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通过浏览器打开马桶MT的域名,页面显示有诱导分享的宣传,属于违规行为。

根据《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通过利益诱惑(如红包),诱导用户分享、传播外链内容或者微信公众账号文章的,属于诱导分享行为,腾讯有权停止链接内容在微信继续传播、停止对相关域名或IP地址进行的访问,短期封禁相关开放平台账号或应用的分享接口;对于情节恶劣的情况,永久封禁账号、域名、IP地址或分享接口。

记者留意到,目前马桶MT已经将该页面下架,但其链接仍无法在微信内打开。

正面挑战微信吗?

把“微信之父”张小龙叫做“张大叔”的多闪产品负责人徐璐冉现场称,做多闪的原因有两个:经常想发一条状态前思后想之后放弃了,因为朋友圈变成了工作场,给用户带来了很大的社交压力;由于好友列表的不断增长,总是会错过最关心的人的动态,有了越来越多的点赞之交。她希望多闪可以是“一个无压且有温度的熟人社交产品,帮助用户缓解日益沉重的社交压力,找回日渐疏远的亲密关系”。

她重点介绍了多闪的“随拍”“世界”两个功能。随拍定位是72小时“阅后即焚”,强调时间属性,好友仅在72小时内可以查看“随拍”。对于“世界”功能,徐璐冉称,是希望用户可以透过别人的眼睛,看到不同圈层的世界。

王欣打造的马桶MT,强调的是匿名社交产品,但它有着更加独特的功能:发红包打听消息。具体而言,用户可以在马桶MT上发布“悄悄话”,通过投放红包的形式吸引通讯录上的朋友回答问题。

王欣认为,这一功能是目前市场上并未出现的新玩法,有可能撬动庞大的潜在用户。

除了“悄悄话”,马桶MT的另一个主要功能是发起群聊,但群聊的时限只有一小时,时间结束后聊天记录也随之消失,可理解为是“阅后即焚”的临时聊天群。

市场普遍认为,相比同日发布的马桶MT和聊天宝,头条系的多闪最具竞争力。资深互联网独立观察人士唐欣称,“背靠头条这个巨大的流量池,冷启动完全不成问题”,但无论是头条还是抖音,它们的用户群之间都没有明确的关系,并且内容上更多是一对多,而非多对多。这种模式下,建立一个类似微信这样的牢固社交网络,并非易事。

受访的社交行业分析人士和短视频领域分析人士认为,微信的强大在于对人性和社交关系研究的深入,从这个层面上讲,短期内张一鸣、罗永浩和王欣对微信都没有挑战能力,他们只是希望通过社交来沉淀原有的流量、名气或者是资源,把原有的优势保持下去。但微信也只满足了通讯功能、支付功能等刚需,就细分市场,比如老人社交、年轻人社交等,还是可以起量的。

短视频MCN机构人士也认为,抖音推出社交产品是对头条产品的延伸,也是用户留存的重要手段。但他并不看好抖音社交产品,主要是用户群体对抖音社交不一定买账。

今日头条CEO陈林不希望微信把多闪当对手:“它(微信)是基础设施,我们不做这一部分,我们只是把亲密关系拿出来,像是做一个你的客厅一样。”王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表示,在即时通讯领域里,一家独大的格局不会有什么变化,至少在短期内很难看到有产品能够取代微信。

社交金矿不可能只有一位玩家

如果有人提问:社交市场有多赚钱?一句话回答:微信占据了腾讯一半的市值。

在微信诞生8年后,张小龙也不得不面对年轻用户的新挑战,包括对社交压力的释放,以及微信负载过重等问题。在年轻人越来越成为社会主流之际,像多闪、马桶MT这样的新产品自然能迎合新用户的需求。

曾几何时,社交是互联网创业的一块热土,从早年的QQ到人人网,到后来的微博、微信,社交产品的形态在PC和移动互联网两个时代交接中不断迭代,因此大量的创业者试图在技术或产品功能上突围,其间既有像易信、来往这样正面对抗微信的失败者,也有陌陌这样绕开微信寻找生存空间的幸存者。

随着微信的异军突起,这8年来,“不投社交”成了越来越多风险投资人常说的话。微信背靠超过10亿的用户生长起的这棵巨树之下,几乎寸草不生。

作为腾讯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最重要船票,微信的意义不可谓不关键。虽然微信并不是腾讯的盈利核心,但通过社交进而产生的用户黏性和网络效应,才是使腾讯对游戏、音乐等数字内容拥有强分发能力的关键。

也正因如此,2015年汇丰银行曾发布研究报告称,微信的市场价值估计高达836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几乎是腾讯当时市值的一半。

不过,社交这片金矿注定不可能只有一位玩家。

这其中,逐渐走入社会的95后和刚刚走进大学的00后们,成了这场战役的重要变量。艾媒咨询CEO张毅向记者表示,随着5G的全面普及,以图片和视频为主的社交方式将更加流行,再加上第一批00后已经上大学,微信不一定能满足他们的社交需求。

张毅同时指出,虽然微信存在不少问题,但这三款产品接下来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选择在春节前这个时间点发布是为了在春节场景中获得更多用户,未来一个月内将是它们能否站稳的重要时间点。”

微信并不完美,随着功能越来越多,体验也会越来越复杂。同时,用户确实需要一些更多的社交路径。这也是其他比如陌陌、脉脉等社交产品存在的原因。

挑战微信究竟有多难?

“在微信最擅长的领域里挑战微信,成功率基本为零,”资深互联网独立观察人士唐欣认为,15日亮相的三个后来者都不可能挑战微信,“微信现在已经基础设施化,就这一定位而言,它是不可撼动的。”

很显然张一鸣和王欣知道挑战微信的难度。

王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希望这个世界发生一些变化,但真正有变化的时候,大家不一定能承受。”

今日头条CEO陈林在发布会上表示,“它(微信)是基础设施,承载了太多东西,内容生态、小程序生态,太多的东西。我们不做这一部分,我们只是把亲密的人拿出来。希望他们不要把我们当竞争对手。”

在陈林口中,多闪更像是对微信部分功能的简化或者补充,而非替代。

毕竟,腾讯建立这个社交帝国,用了整整20年。

从1999年的“滴滴滴”开始,QQ的前身“OICQ”诞生了。2000年,QQ迭代历史上的经典版本QQ2000上线,标志性的红围脖,胖嘟嘟的造型一时间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名噪大江南北。

很快,QQ的用户量突破1亿,并在即时通讯领域一骑绝尘。即使是微软MSN的强势进攻也没能阻挡这只外表人畜无害的企鹅坐上社交的第一把交椅。紧接着,QQ空间上线,2013年末,QQ空间被列为世界第三,中国第一的社交网站。

2011年1月21日,微信发布针对iPhone用户的1.0测试版。该版本支持通过QQ号来导入现有的联系人资料,但仅有即时通讯、分享照片和更换头像等简单功能。

经过了短时间的落后,微信“查看附近的人”这一陌生人交友功能以及“摇一摇”和“漂流瓶”相继上线,这些功能在让微信受到广泛争议和调侃的同时,迅速推动了用户的增长。“摇一摇”功能上线四个月后,微信在2012年3月用户数突破1亿大关。

2013年1月15日深夜,腾讯微信团队在微博上宣布微信用户数突破3亿,成为全球下载量和用户量最多的通信软件。

如今,微信用户突破十亿。微信对于腾讯的意义也从一个产品,变成一个基础设施。微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吸纳并承载着腾讯的一切。

微信的成功,是腾讯值得骄傲的,与此同时,也是腾讯最应该感到担忧的。

调查

超八成受访者愿意尝试新社交应用

“微信里的人已经太多了,”初入职场的95后女生刘佳说出了不少微信用户的心声,“朋友、同学、家人、工作全在一起,信息太多就会找不到,就不便捷了。”

新京报记者针对120余名对象的调查显示,超过五成被调查者认为“微信让工作浸入了生活圈”,近四成用户认为“日常生活太过于依赖微信”并且认为“微信几乎垄断了社交工具”;另外,有超过八成用户期待或愿意尝试新的社交应用。

这一趋势在早些时候“朋友圈三天可见”引发讨论时就已经凸显。

微信于2017年在安卓和iOS上陆续迭代了代号为“6.5.6”的新版本,其中最大的变化是在隐私选项下增添了“允许朋友查看朋友圈的范围”这一设置,选项包括三天、半年和全部。

这是微信上线五年后,首次允许用户把自己的分享“藏”起来。

腾讯官方从未对为何增加这项设置、又为何把最短时间点定在三天做过任何公开说明。但这项功能显然满足了很多用户的需求,以至于在过去的两年间,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的朋友圈设置成了“三天可见”。

随着微信用户的成长,每个人的朋友圈都在变得越来越复杂。“因为微信的存在,工作和生活很难分开,让我无时无刻‘被’在线。”96年的叶九妹认为,“不是微信本身有问题,而是微信发展这么多年后,每个人的朋友圈都变得很冗余。使用体验正在变差。”

其次,一直以“克制”为信条的微信,已经开启了商业化的脚步。无论是精准投放的朋友圈广告还是规模已经达到3000万的微商群体,无不在挑拨着微信用户的敏感神经。“微信的广告投放得太精准了,让人有点不安,”微信用户杨先生说。

根据去年9月份的数据,微信平均日登录用户约7.68亿,其中95后占14%。同时,记者调查显示,年纪越小的用户,对新的社交产品的期待越高。

可以看到,用户期望看到微信以外的新社交应用出现,正如用户杨先生所说:“商家之争,必将受惠于使用者。”(记者 杨砺 陆一夫 白金蕾 马婧 实习生 张妍 王浩然 沈畅)

本文来自新京报,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软餐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